主页 > 科技要闻 >

不止程序员的狂欢,“全球程序员节”更关注软件业生产力解放

不止程序员的狂欢,“全球程序员节”更关注软件业生产力解放

[钉科技述评] 漫长的时间线上,西安,一城两面:一面,坚守传承,延续着千百年来“十三朝古都”带来的厚重历史与文化;一面,锐意创新,近年来持续推进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在内的“硬科技”。让每一个人能够自由地穿行于古老和现代之间,这正是西安的可贵之处,也是西安的独特魅力所在。

与以钟楼为圆心的西安“老”城区夜以继日的热烈和拥挤不同,西安高新区的白天通常是安静的,众多以研发、生产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集聚于此,特别是软件企业,看中地正是这里能够让人专注的环境。但在十月末,这里有些一反常态,“第二届全球程序员节”在这里召开,这是一次程序员的狂欢,外界看到了不一样的他们:在一丝不苟、“不问世事”地专注于每行代码之外,他们同样是热烈的、活泼的。

当然,如果说“第二届全球程序员节”仅仅是一次狂欢,就小看了它的格局,它更是一次行业盛会,核心要义依旧在于探讨如何推进软件业持续发展以及如何用软件的力量“重新定义行业”。

image.png

软件业下一步往哪走

相对于软件业,人们在当前很多时候更热衷于谈到的是数字经济,比较来看,这个概念会显得更具体一些,尽管谈到它的时候一定绕不开“代码”“程序”“软件”“程序员”,以及那些与它们有关却更“年轻”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们。

根据上海社科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力发展报告(2018)》,在全球50个国家的数字经济竞争力排名中,中国仅次于美国,位列第二。对于中国软件业以及中国程序员而言,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中国的数字经济竞争力如何走向“第一”。如果说名次或许并不重要,但实质的后续发展却是必须的。如何推进软件业继续前进,这恰恰是“第二届全球程序员节”的重要议题。

回顾几个主题论坛上的重要演讲,无论是《中国软件产业发展之路》《软件定义世界》,还是《数字经济时代的企业转型》《物联网软件—挑战与创新》等,都无疑例外地包含着对前路的探讨。

自1994年以来,中国以互联网行业发展为开端,逐步成为世界公认的数字化大国。中软国际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陈宇红认为,软件业未来的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更好地走向C端和B端的问题,也就是如何落地真实场景,如何解决实际问题。

image.png

几百万程序员去哪里

通常认为,软件业持续发展的契机至少有两个:一是,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二是基于互联网的“模式创新”。这也就是近年来兴起的“互联网+”和“重庆时时彩+互联网”概念,从近几年的发展来看,钉科技认为它还需要另外的先决条件,那就是先做好“数字化”,产业的“数字化”,继而经由互联网连接,生成数据等资源的流转,从而实现价值最大化。

上述过程,可以激发软件业的更大潜力。为产业提供切实的数字化能力,这是软件业得以继续发展的关键,也是陈宇红说的“落地”。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使得中国并不缺少解决实际问题的需求;约3.5万家软件企业已经超过600万的程序员群体数量,则代表足够的解决实际问题的资源,关键在于对接。陈宇红表示,资源如何分配和使用的问题,正是中软近年来在着力解决的问题。

在互联网时代,各领域发展都需要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的信息网络。同时,也需要更低成本的数字化转型能力,陈宇红和他的中软国际要提供的就是这种能力,而中软选择产业共进的方式,通过搭建平台、构筑生态,依托软件产业更大的合力对外赋能。

平台,被命名为“解放号”。“解放号”定位为可信的IT服务互联网众包平台,基于社会化协作、共享的原理,为有中短期IT服务需求的客户、有提供服务意愿的个人、团队和企业提供一个交易、交流的场所;在整个IT服务过程中提供开发协作云和有效、全面的辅助和指导,确保交易双方能够快速、安全、有效地完成软件定制开发和交付。

解放号采用“云+众包”的模式。在解放号平台上,借助任务与工程师之间双向选择, IT服务公司能有效提升作业执行效率,裁汰冗员,同时工程师也能提高收入。在钉科技看来,“解放号”通过构建平台、连接供需,实现对巨大软件服务需求的满足,更重要的是,满足其中各种碎片化的软件定制需求,特别是让中小客户和中小开发团队能够实现价值。

毕竟,中小客户的需求,从成本、周期等层面考虑,难以交由大型的开发团队,而“解放号”,一方面,通过精准对接,匹配中小客户的需求;另一方面,中小开发团队的能力和价值也被重新重视并得以释放。“解放号”最终并非是单纯的软件交易撮合平重庆时时彩台,而是通过需求与人的对接、人与人的对接最终架构起了新的软件业生态。

image.png

中软国际的底气何在

有过类似想法的企业,在钉科技想来,应该并非只有中软国际一家,就像“第二届全球程序员节”的演讲中,不只一位嘉宾探讨着探讨着软件业发展中的问题。但从目前来看,在国内持续推进“解放号”的“云+众包”模式并取得显著成效的,也只有陈宇红和他的中软。就像电商领域的天猫、出行领域的滴滴等,“解放号”建平台和构生态的成功有自己的逻辑。

其一,自身实力过硬。成立于2000年的中软国际,目前在中国北京、西安、南京、深圳、上海、香港等28个城市及美国、日本、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的18个城市拥有分支机构,全球员工超过5万人,是中国最大的软件工程能力企业之一。

其专家人才充沛,对政府、制造与流通、电信、金融、公共服务等领域有颇深入的理解。已与华为等战略伙伴一起,构建互联网信息技术服务平台,领先技术变革,提升产业效率,致力于使能软件企业引领发展,服务制造企业转型升级,为政企客户提供“多快好省”的信息技术服务。

2017年,中软国际业务实现高速增长,收入同比增长达到36.3%,年度溢利同比增长达到37.0%,剔除购股权开支后,年度溢利同比增长56.3%,本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同比增长46.8%,每股基本盈利同比增长33.1%。在工信部公布的2017年(第16届)中国软件业务收入前百家企业名单及发展报告中,中软国际连续入选中国软件业务收入前百家企业,排名持续上升,较2016年排名上升3位至第15位。

其二,关注中小团队。可以看到的是,类似于中软这种体量的企业主要服务的通常也是大型、超大型的客户,处于成本、周期、收益等方面的考量,对于中小客户需求常常难以考虑。

陈宇红也曾表示,过去中软国际对于一些小微客户都是无暇顾及的,原因在于这类客户的项目通常金额少、个性化需求琐碎,从时间和人力成本考虑,并不适合。但这些都是切实的需求,而在双创时代,这些需求应该得到满足,因为看似微小的创新有可能带来大的变化,不能放任不管。这大概是中软的一种情怀。通过“解放号”,即使两三千的任务也能得到很快的响应。

另外,中小团队不仅指客户,也指程序员团队,用为满足的需求对接可以实现更大价值的资源,中软可以促使行业积极正向发展。满足更多碎片化需求的同时,也是帮助程序员更好地实现自我价值。

这个时代,用户呈现出“千人千面”的特征,碎片化的需求是海量的。可以看到的是,在政府的鼓励和支持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发展,日均新设企业超过1万家。而这不仅是“解放号”的机会,更是软件业的机会,仍如陈宇红所言,只需解决好资源与需求的对接。可以看到的是,“解放号”正在以更开放的态度继续发展,其与“全球程序员节”的结合,正是要进一步汇集行业力量,解放软件业生产力,实现产业共赢。(钉科技原创,转载必须注明出处)